中国电子标准协会培训中心

  
培训课程筛选
 首页 >> 资讯中心 >> 正文

贾跃亭和许家印的28天:FF资金危机再度爆发

作者:不详 ; 发布时间:2018-11-5 8:02:46 ; 来源:互联网  点击:

一个濒于破产的公司,两辆样车,500名遭遇停降薪的员工。在乐视引发轩然大波、继而消失在国内公众视野的贾跃亭,在美国奋斗了16个月后,得到了这样一个狼狈的结果。

这不是法拉第未来(FaradayFuture,FF)第一次陷入危机,看上去却是最危险的一次。

10月31日FF发出内部邮件,“即将进入2个月左右的过渡期”。

“FF公司在财务和人事方面实际上已处于破产状态。”原FF高级副总裁尼克·桑普森(NickSampson),在10月30日辞职后对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说,“在短期内,它最多只能蹒跚而行。”在此一天前,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彼得·萨瓦吉安(PeterSavagian)也宣布离职。此二人都是FF创建时的关键人物。

FF方面表示只是“资金链紧张”并非濒临破产且“量产工作仍在继续进行”,但FF缺钱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在2017年上半年,它屡次被爆出拖欠供应商货款,甚至一度沦落到要变卖办公家具。

2017下半年,这家电动车公司却意外俘获了中国地产大亨许家印的心,也挽救了濒临断裂的资金链。

双方显然度过了一段“蜜月期”。今年6月,恒大健康发布公告自证“金主”身份,变相成为FF的大股东。7月13日,许家印出现在FF美国的办公室,贾跃亭陪同。随后流出的照片略显尴尬,许家印在画面中是绝对的C位,贾跃亭大多是侧脸站在一旁,在有几张图片里甚至只有背影。

C位争夺战则在10月3日的一纸诉讼中正式爆发。

贾跃亭想要全面终止与许家印的合作。FF今天称,即将找到新资方。从牵手到诉讼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这是一个门口野蛮人的故事,还是一个遵守商业谈判协定的故事?这全凭你的视角。不过,这并不是贾跃亭和FF第一次面临控制权之争。

一、钱,钱,钱

许家印不是唯一对FF感兴趣的人。

乐视“生态化反”的故事已彻底终结,FF却开启了另一个新版本:看上去,这是一个已经投入了不菲资金、有不错产品的资产。

“花了100亿元造车”的乐视汽车几乎已成空壳。在莫干山,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的建设早已经停滞。部分曾供职乐视汽车的高管转投到了FF中国。

头顶着“贾跃亭资产转移手段”传闻的FF,在2017年的CES上高调公布了电动概念样车FF91。

“这确实是一款好车。”多位见过FF91的传统车企高管曾对36氪表示。

它的电池包总容量超过130kWh,一次充电的续驶里程超过700公里,而特斯拉的ModelS最高配版行使电池容量位80kWh,里程480公里;百公里加速时间快于特斯拉。

它提出的多项概念在当时是领先的。比如,FF91是全球第一台不需要钥匙的车,通过生物扫描面部识别和手机蓝牙感应开门;可学习用户的使用习惯;并号称可实现Level4级别的自动驾驶。不过,当贾跃亭试图向现场观众演示自动泊车功能时,并没成功。

一款概念车与稳定量产的产品之间,有着巨大的鸿沟。以蔚来为例,在过去2年半共亏损109亿元。除去建设生产线、品牌形象店,研发投入的费用也绝不是小数目。FF内部人士曾经说,FF91规划投入11亿美元研发资金,截至目前已经花了大约5亿美元。

FF渴求资金,融资却极不顺利——即便没有贾跃亭在国内信用破产一事,一个中国人主导的公司想在美国融得巨额资金也是艰难的。

FF资金捉襟见肘,为“篡权者”带来了机会。

多名FF内部人士对36氪称,FF前任CFO斯特凡·克劳斯(StefanKrause)曾威胁到贾跃亭对FF的控制权:试图以“破产重整融资”为方式引入来自印度的新投资方。“在这个过程里,他试图借此踢贾跃亭出局并取而代之。”

此人在2017年10月的离开引发了一轮不体面的拉扯。斯特凡表示他是“主动离职”,但FF官方则称,他与CTO乌尔里希·克兰茨(UlrichKranz)均属“被解雇”——且在离开之前,斯特凡开办了一家名为Evelozcity的新电动汽车公司,“涉嫌盗取公司商业机密”。但截至发稿,36氪未能获得斯特凡的印证。

这轮拉扯发生之时,也是FF资金异常紧张的时刻。

一位FF中国的员工对36氪回忆去年9月的情景,“领导对我们说,‘这个月可能发不出工资来了’。”时任FF中国COO、曾任广汽丰田副总经理的高景深,当时拍着负责车联网业务的同事的肩说,“要坚持住。”

还算欣慰的是,当月的五险一金并没有断,且在停发不到1个月后,工资就补上了。

这种窘迫直到许家印的出现才得到些许缓解。

发不出工资、斯特凡离任事件发生后仅1个月,一个名为“时颖”的香港公司冒出来,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新公司SmartKing,其中,时颖出资20亿美元。后经证实,这家香港公司背后正是许家印。

万难之中,贾跃亭通过一位在香港的合作伙伴与许家印搭上了线。在2017年12月27日的乐视汽车全员大会上,时任乐视汽车COO的高景深透露了美国FF获得融资的消息,并表示“资金已经陆续到账”。

直到2018年6月,时颖背后的金主——恒大才露出真身。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,以67.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%股份,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。

至此,贾跃亭终于在内讧中胜出,为公司续上了命。

代价却也不菲。

二、“门口的野蛮人”

对恒大来说,这笔交易算是一次抄底。

曾有媒体报道,贾跃亭曾希望FF公司的估值可以达到80亿至100亿美元——20亿美元售出45%股权的作价,几乎是打了5折。

除了价格,双方在签订合同之时表现得各有所求。

贾跃亭所求是FF的控制权。通过AB股的形式:恒大方面拥有45%的股份,但1股仅有1票的投票权;而贾跃亭持有FF33%的股份,1股拥有10票的投票权。此条款确保贾跃亭虽不再是FF的大股东,但对公司保有绝对的运营权,包括在董事会、日常经营管理、投资大会等。董事会组成方面,FF方面也占据优势——拥有五个董事会席位,而恒大方面拥有两个席位。

此外,一位FF内部人士称,条款包括:恒大不得干涉FF的运营。

许家印方面则提出了“对赌”附加条款:如果FF原股东出现违约情况,则特别投票权由时颖持有。据腾讯《棱镜》报道,如若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顺利交付FF第一批车辆,即视为违约。贾跃亭如果失去特别投票权,也意味着对公司丧失控制。

此外,恒大作为大股东享有“融资同意权”,FF如果想要再融资,包括估值、价格等一系列细则条款,恒大方面有绝对的控制权——作为大股东,恒大以这项条款避免它的股份被稀释,保住优势地位。

为了获得救命钱,贾跃亭最终选择同意。随后,短暂的蜜月期开始了。

7月13日,许家印来到位于洛杉矶的FF总部进行视察,贾跃亭甚至邀请恒大一行入住了他位于洛杉矶的别墅——一栋坐落在加州海边的豪宅。

FF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对36氪称,在此期间,为了“获得恒大法拉第中国的绝大部分控制权”,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(三方协议),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,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,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。

8月中旬,恒大法拉第(恒大FF)公司的揭牌仪式为矛盾埋下伏笔。一位FF中国员工说,在揭牌前一天,有媒体向他询问相关事宜时,他才获知了这家公司的成立。

揭牌之日,恒大FF几乎成为了“恒大的FF”。恒大FF的高管团队高调亮相——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,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,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FF中国总裁袁仲荣(原广汽丰田董事长)等,只有恒大FF中国COO高景深“算是贾跃亭的人”。

接下来的日子,高景深的处境不无尴尬。

经过两次手续换签,FF中国方面的绝大多数员工已经与恒大法拉第签署了合同。9月,恒大方面开展了一系列“失职问责”,意在让原FF团队加快融入,诸多员工都因为各种原因被批评、处罚,甚至被开除。一位核心高管也被处罚200元,理由是:对失职问责不理解、不配合。一些对员工的处罚则是涉及更细节的层面,比如迟到、衣着规范等。

假如这只是军纪严明的地产公司与科技公司在企业文化层面的冲突,尚在贾跃亭的忍受范围内。28天诉讼危机真正的导火索是恒大方面希望其让出CEO一职。

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,9月3日,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,曾前往美国与贾跃亭见面,“让贤”是主题议题。“考虑一下”,贾跃亭如是回复。

但1个月后,贾跃亭在香港提出仲裁。

三、正式决裂

现在看来,许家印可不是孙宏斌。

恒大的协议条款充分保护了自己。在贾跃亭一旦达不到约定的要求时——比如提早把钱花完、汽车不能按时量产时——就会成为扼住其咽喉的利器。俗称对赌。

贾跃亭提起仲裁的做法或许大大出乎了恒大方面的意料。在4天后,即10月7日晚,恒大健康才以公告的形式,发表以下声明:

第一,仅半年,FF就已经耗尽第一笔投资额度8亿美元;

第二,“原股东”(即贾跃亭)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融资被拒绝;

第三,“原股东”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并解除所有协议。

随后,“欠薪”、开除员工等恒大法拉第公司内部的矛盾暴露在公众面前。

闹剧上演22天后,10月25日,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给出了一个“各让一步”的判决。

“鉴于FF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,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,仲裁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,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,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;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。”在恒大健康的公告里进行了如是说明。

换句话说,FF能先去融钱,而恒大依然保有自己的两大权利。

有趣的是,恒大和FF随后都声称自己胜利了。

FF发出官方微信表示“完全获胜”,“FF本次紧急救助只有一个诉求,就是开放5亿美元的融资,这一点,仲裁庭是100%支持FF的,所以我们是完全获胜的。”

恒大健康则发布公告说,贾跃亭有两项要求被驳回,分别是:“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”的要求,以及临时提出的“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”的要求。

对于阻挠FF融资的说法,恒大方面回应称:“为支持FF的运营发展,恒大始终支持FF进行合理融资。”

“今年FF曾提出两笔债权融资,均获得恒大快速同意并已完成。双方此前也曾初步探讨过股权融资方案,恒大明确表态支持一切合理的股权融资方案。然而,贾跃亭从未向恒大提出具体的股权融资方案。”该恒大人士称。

FF中国已经被恒大全盘接手。据36氪了解,约两周前,负责FF车联网事务的原乐视车联网公司CEO何毅已经低调离职;再之前,在恒大接手FF中国不久,常驻上海负责销售的副总裁就已离职。

贾跃亭发起仲裁的诉讼费用可能超2000万元。恒大称,这笔费用全部来自它的投资款。

至于贾跃亭此前曾提出的终止合作,“可能需要6-18个月才能出结果。”

判决只是中场休息。

四、28天之后

长久拉扯,对FF更为不利。

贾跃亭与许家印过招28天之后,前者捉襟见肘的资金危机再度爆发。

FF于10月31日发出内部邮件,“即将进入2个月左右的过渡期”:FF计划保留约500人的团队——此前它约有1100名员工;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的员工(即未满半年试用期)大部分将会“停薪留职”;此前入职的员工,工资被临时下调——月薪均为加州最低月薪,即约年薪5万美元。

“真的不想放弃,”一位在美国的FF中层管理者发朋友圈说。

假如背负着“梦想骗子”之名的贾跃亭还想扳回一局,FF就是他最后的希望。有人称,他确实在FF上耗费了大量心血,一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,为了节省时间,他甚至会小跑着在3栋楼之间往返开会。

如果从与时颖成立合资公司开始算起,过去的一年里,贾跃亭的FF情况似有好转。

2017年底,获得资金后的FF将乐视汽车的人才招致麾下。此前在乐视负责车联网业务后来到FF负责这一板块的何毅之外,FF中国首席运营官高景深则曾在乐视超级汽车(中国)有限公司担任副总裁。恒大正式接手之前,该团队大约有300人。但绝大部分技术研发人员在美国FF公司。

FF91甚至已经获得了一些订单。

据36氪了解,在今年7月左右,两台FF样车运抵北京。其中一台内饰已经做好但是并不能驾驶;另一台内饰还不完备,仅可以体验性能。

FF中国特意邀请了有意向的大客户来试乘,包括四轮转向倒车、百米加速等等,“车操控性能上的参数已经实现,自动驾驶、车联网上的性能实现情况就不太清楚了。”知情人士说。

“贾粉”依然存在。这款车的定金高达5万元,但据一名FF的员工说,仍有50%的客户当场就定下了。在北京、上海开了多次小型品鉴会后,这两款车被运往恒大。

即便FF顺利渡过融资纠纷,这家公司的未来也困难重重。

FF91量产对于FF的贡献有限。最终售价可能高达200万元,年产量大约只在3000-5000辆。无论是对FF,还是对恒大,更为重要的产品都是能够走量的FF81——今年6月,财新网报导称,贾跃亭计划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FF81,售价可能在30万元左右。FF方面相关人士也向36氪证实了这款产品的相关计划。

此时的中国已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电动汽车市场。新造车势力无一可拿出可大量交付的产品,传统车企在新能源车领域则在加速。

这不会是一个双输的结局。

贾跃亭在决心与恒大分手之时,或许已经有所打算。毕竟,他投资的LucidMotor都找到了新的投资人,比它更好的FF一定也会有投资人感兴趣。

最新的进展是,FF今日对36氪称,目前已经与3至4家国际金融机构接触,“其中不乏国际排名前十的知名大投行,并有望在近几天内达成服务协议”。FF声称,目前只是“资金链紧张”还未濒临破产,且“量产工作仍在继续进行”。

即便,失去恒大的协助,贾跃亭如何在中国生产、再卖给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,都是未知数。

但FF内部人士对36氪说,贾跃亭现在情绪稳定。一度操盘1600亿市值乐视故事的贾跃亭,显然相信自己还有腾挪空间。

至于恒大,在投资FF这件事上未必是输——在宣布投资后的35个交易日里,恒大健康的涨幅高达202%,公司市值则从398亿港元上涨至1206亿港元,超过投入FF资金的12倍。借此,许家印一度重回首富位置。

这家急于转型的地产公司,似乎看准了汽车这张牌。今年9月,恒大宣布以144.9亿元入股新疆广汇集团,取得约41%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。广汇有着中国第一、全球第二的汽车销售服务网络。

许家印计划用恒大强大的资金撑起造车规划:未来十年,它将在中国华东、华西、华南、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,年产能达到500万辆,面向全球市场,覆盖高端、中端及入门级。

如果FF不如人意,恒大也可能改换目标。根据汽车之家报道,恒大的目标或许是福田旗下的宝沃汽车,此前,福田已经挂牌出售宝沃67%的股权。不过10月30日晚间,福田发布澄清公告:截至目前,恒大尚未与其接触。

无论如何,融资困境下,还有那么多的新造车势力嗷嗷待哺。

多的是选择。

本文来源:36氪

 
推荐公开课
[江苏回流焊和通孔回流焊(THD)的SMT
[广东NPI新产品导入
[江苏PCBA的可制造性设计(DFM)实施
[广东光学镜头测试培训
[广东在软件开发流程中构筑软件质量-软件测
[广东嵌入式软件可靠性设计培训
[广东电路设计中器件选型及工程计算培训课程
[上海面向可制造性的设计与工艺优化
[江苏ESD检验员职业资格(防静电系统高级
[广东硬件测试管理
推荐内训课
[广东SMT核心工艺技术、质量控制与案例解
[广东“倒装焊器件(BGA\WLP\QFN
[广东照相模组的设计工艺、组装技术和失效分
[河北硬件测试技术及信号完整性分析
[山西电子产品实用可靠性设计和试验技术高级
[广东SMT组装中的实用可制造性(DFM)
[上海电磁兼容设计与整改对策及经典案例分析
[广东板级电磁兼容设计与整改对策分析培训
[广东非财务经理的财务管理必修课
[广东电路设计中器件选型及工程计算
资讯中心
·闻泰科技斥资250亿收购安世半导体
·投资超100亿元 安谋中国落户天府新区
·长江存储 年底可望投产
·三星半导体营收再突破 或连续两年超越英特
·支持集成电路设计业发展 成都出台重磅政策
·5G iPhone可能提前到来 明年开始
·工信部:前三季集成电路产量同比增长11.
·银隆股东内斗升级,董明珠当初为何投银隆?
·SAP 80亿美元收购美国软件商Qual
·三星可折叠手机明年上半年上市 至少生产1
·股权结构变动 大基金、武岳峰等入股瑞芯微
·北京君正拟26亿拿下北京矽成控制权

 

中国电子标准协会培训中心专业提供可靠性设计、热设计、SMT工艺、电路设计、架构设计、硬件测试、研发管理、嵌入式软件测试、EMC培训、软件技术等课程及服务。
欢迎来电来函咨询:
0755-26506757 13798472936
martin@ways.org.cn
http://www.ways.org.cn

中国电子标准协会培训中心(深圳市威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)成立于2006年,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在国内外业界技术顾问及广大客户的支持下,我培训中心已成为一家专业的电子技术、研发、管理、企业资格及电子标准培训服务提供商,致力为各企业提供成熟的企业技术、管理及标准培训服务。借鉴国际先进的电子技术应用与管理理念,让协会整合以“技术”为核心的企业资源体系,解决企业运营过程中的技术难题,提升生产、运作与工作效率,增强企业核心能力,赢得竞争优势,最终实现企业长期追求的使命与愿景。
经典课程:可靠性设计各种设计技术(包括可靠性降额设计、硬件测试、可靠性余度设计、可靠性动态设计、电路设计、可靠性环境防护设计、EMC培训、热设计、硬件测试、可靠性安全设计、缓冲减振设计、静电防护设计等)、SMT技术管理培训、EMC培训、硬件测试、IPC标准(IPC-A-610E标准、IPC-A-7711/21标准、IPC-A-620A标准、IPC-A-600H标准、IPC J-STD-001标准)、电路设计、硬件测试、ESD防静电防护、ESD设计、硬件测试、EMC培训、电路设计、硬件测试技术及信号完整性分析、硬件测试、DFM电子可制造性设计、机械结构设计、加速试验和筛选技术和模拟仿真技术、硬件测试、EMC培训、失效分析、EMC培训、电路设计、EMC培训、故障模式影响及危害性(FMEA、FMECA)和故障树分析(FTA)、元器件可靠性设计、硬件测试、电路设计、软件可靠性设计、硬件测试、软件测试(黑盒和白盒)、电路设计、可靠性设计各种试验技术(环境应力筛选试验、EMC培训、硬件测试、可靠性工程试验、可靠性统计试验等)以及可靠性管理是我协会的强项;软件类:架构设计、EMC培训、硬件测试、C语言、电路设计、UI设计、硬件测试、需求分析、电路设计、软件项目管理、硬件测试、电路设计、Oracle、软件敏捷、.NET、EMC培训、硬件测试、Android、硬件测试、软件配置管理、Linux、硬件测试、CMMI、软件重构、C++等等

服务热线:0755-33558698 26506757 传真:0755-33119039 电子邮件:martin@ways.org.cn
客服 QQ:52630255 751959468 1305933375 385326049
中国电子标准协会培训中心(http://www.ways.org.cn)网站 ICP注册号:ICP备257378787号